当前位置:兴国新闻在线 > 艺术交流 >
 
384页全球艺术市场报告,你最需要知道的都在这里
 
 
时间:2020-03-16 15:00  来源:  作者:兴国新闻在线 
 


Sotheby s pre-sale exhibition
of Irish art that went up for
auction in November 2019.
Photo by Charles McQuillan/
Getty Images for Sotheby s.

全球艺术市场在2019年缩水达5%,总销售额为641亿美元。这一数据事实来自经济学家克莱尔 麦克安德鲁(Clare McAndrew)的2020年度《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周三由巴塞尔艺术展和瑞银集团发布。2018年全球艺术市场销售额达674亿美元,是过去5年中艺术市场销售额最高的年份,相比之下,2019年的销售额减少了33亿美元。

该报告印证了艺术观察者们的猜测:一连串的地缘政治冲突、贸易冲突、政治变动,都导致了市场趋向谨慎,而拍卖会上重量级作品的缺失 这一现象在下半年尤为明显 则让市场显现萧条之相。


Arts Economics (2020)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三个艺术市场,美国、中国、英国都在2019年显示衰退,中美贸易战和英国脱欧等宏观经济和政治因素是非常重要的原因。地缘政治因素也使得拍卖市场缺乏重量级作品的供应,相比于2018年,2019年的拍卖销售额减少了17%。2019年,公开拍卖的美术、古董和装饰性作品,总销售数字为242亿美元。

拍卖市场遭遇重挫


A Sotheby s sale in Hong Kong
in October 2019 set a new auction
record for a work by Yoshitomo Nara.
Photo courtesy Sotheby s.

市场下滑最为严重的部分出现在头部拍卖市场:1000万美元以上的作品在2019年的全部拍卖中占20%,而2018年的这个比例为28%。这一相比上年同期的下滑,印证了最近的市场分析结论,即重量级作品在拍卖市场上的下滑,主要出现在2019年下半年。

麦克安德鲁表示: 在上年同期的比较中,高端市场遭遇了最为惨烈的下滑。尽管市场的确在衰退,但是考虑到眼前发生着这么多的事情,人们可能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在艺术品和古董上,市场的表现已经很好了。


A woman views David
Hockney, Portrait of an Artist
(Pool with Two Figures), at
Christie s, New York, 2018.
Photo by Timothy
A. Clary/Getty Imag欧美床戏es.

在全球的紧张局势下,一些有意愿的买家和卖家会暂时在拍卖市场上收手,而另一些人则转向私下交易。2019年,佳士得和富艺斯的私洽逆势增长 佳士得的私洽销售额增长24%,达到8.11亿美元,后者增长34%,达1.72亿美元。苏富比的私人销售额则继续稳定在10亿美元左右。

在之前的年份里,比如2016年,当整体局势呈现不确定性并且焦虑蔓延的时候,人们要么彻底持币观望,尤其是在高端市场,要么选择私下销售等相对安全的办法。 麦克安德鲁表示。

不平衡的画廊增长


Arts Economics (2020) with data from Artsy.

藏家转向潜在相对安全的出手手段,这不仅意味着拍卖行私洽销售的增长,也意味着画廊销售能保持平稳。2019年的画廊销售总额相比上年同期上涨2%,数字达368亿美元,这也贡献了2019年总体艺术市场的58%。

当然,在增长方面,不同规模的画廊情况各异:平均年收入在25万至50万美元之间的画廊,以及平均年收入在3000万美元以上的画廊,分别获得了17%和16%的增长;然而,平均年收入在50万到100万美元之间的画廊,则在2019年遭到了9%的下滑。

定价100万美元以上的高价作品,在2019年对市场的驱动力甚至比2018年还要强劲。在画廊销售的统计中,百万美元以上的作品在数量上只占据2%,但贡献了42%的销售额。同时,5万美元以下的低价作品,在数量上占据84%的绝对主流,只贡献了27%的销售额。

艺博会参展商:有人欢喜有人愁


ART021 艺博会现场。 ART021.

报告中关于艺博会的部分,也体现出 小画廊大销量 的类似情形。年销售额超过1000万美元以上的画廊,在2019年参与博览会的次数(8次)双倍于全体画廊的平均次数(4次)。在年销售额千万美元以上的画廊中,博览会的销售收入占据总数的47%。

然而,对于年销售额不足50万美元的画廊来说,艺博会收入只贡献了其总收入的30%。对于更小的画廊来说,这30%的销售收入或许尚不足以支付参加博览会的昂贵费用和后勤负担 2019年,艺术品经销商为参加艺博会支付的成本总计高达46亿美元。

成本上升的负担是所有画廊都要承担的,但是销售的增长愈发被大画廊独吞, 麦克安德鲁表示, 我能理解小画廊的处境,它们有它们的理由 的确,它们在艺博会上表现得不错,并且必须依靠艺博会在国际上获得立足之地 但这的确是个大问题。


Arts Economics (2020) with data from Artfacts.net.

本年度的《报告》引入了一项富有意义的新标准,用以衡量在博览会举办期间产生的实际交易份额。这项数据能够很好地解释为何大型画廊能在艺博会上大赚 这些画廊多数都有专门的雇员来负责紧密维护藏家关系和运作艺博会事项。

许多画廊已发展出一个通行套路,在艺博会筹备期间就已将热门艺术家的作品名单送到顶级藏家手中,这也是为什么许多作品在 VIP 预览日时已显示售出。据艺术品经销商们的报告,有15%的销售收入(高达25亿美元)是在艺博会开幕前就已完成的,另有21%的销售收入(35亿美元)是在艺博会闭幕后完成的。当然,销售的大头 64%,共计106亿美元 是在艺博会举办期间完成的。

参与艺博会的动机很大程度在于一种效应,包括限时销售以及买家之间的小竞争; 麦克安德鲁解释道, 现在的艺博会有各种级别的 VIP,但他们都可以早在艺博会之前就接触到作品的销售。

与新藏家的线上联系


Arts Economics (2020) with data from Artsy.

艺博会,不管是 之前 期间 还是 之后 仍然是画廊与已有藏家之间最重要的销售途径;但是《报告》也发现,线上销售已经成为艺术品经销商发掘新藏家的重要途径。根据麦克安德鲁的分析(这一分析在相当程度上借助了 Artsy 提供的数据),在艺术品经销商的销售斩获中,有37%来自已有1至5年合作历史的藏家,34%则来自新客户。同时,在拥有线上销售业务的艺术品经销商中,57%的线上销售收入来自新藏家。

然而,尽管线上销售似乎带来了更多的新藏家,但是2019年的线上销售总额仍呈现出2%的轻微下滑(至59亿美元),仅比市场的整体下滑态势稍好一点。上述数据均落后于整体销售市场,2019年,有14%的销售产生于线上(比2018年的12%有所见长),但线上销售收入仅占2019年艺术品经销商销售总数的5%,其中有3%来自画廊官网或自建的电商渠道,2%来自于第三方平台。


Chris Burden,  L.A.P.D. Uniform, 1993. ? 2020 Chris Burden/Licensed by the Chris Burden Estate and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去年的艺术市场面临着许多不利因素,关税、贸易保护措施对商品流通的冲击以及可持续性问题等等。现在,我们又面临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疫情,因此局面更加有意思了 它会对线上销售产生很大促进,还是会让整个市场在一段时间里彻底不振?

尽管高古轩或卓纳等画廊通过网络展厅严肃地开展线上销售业务,但整体来说,线上艺术品销售在2019年未见太大的波澜。不过,《报告》也发现,线上销售对于小型画廊来说有着愈发显著的重要性。在年销售额百万美元以下的小型画廊中,线上销售收入贡献了12%的份额,而对年销售额在千万美元以上的画廊来说,线上销售收入仅占1%。

千禧一代正在行动


Age of online art collectors. Artsy

麦克安德鲁在报告中亦发现,在线上购买 乃至整个的买方群体中 最为显而易见的要素莫过于年龄:92%的千禧一代藏家有过线上购买艺术品的行为。在对1300名高净值藏家进行调查后,她也发现,千禧一代是最为活跃的藏家群体,这一群体在过去的两年中平均花费300万美元在艺术或其他收藏上。根据《报告》,在目前的全球藏家群体中,千禧一代几已近半(49%)。

千禧一代也成为了最活跃的卖家群体,71%的千禧一代藏家表示他们曾将自己的藏品出手(相比之下,婴儿潮藏家中只有三分之一这样做)。《报告》亦表明,他们周转频繁,作品从最初买入到出手之间平均仅隔四年。

如果你问人们购买作品的动机是什么,每个人都会给出 热爱艺术 之类的说辞。但是如果观察他们的实际行动,他们的买入和卖出很频繁,同时也保持着库存,有些作品是长期持有的, 麦克安德鲁说道, 这非常像是财务行为,尽管他们都说这是出于审美。

展望2020


Pablo Picasso, Femme au  beret et la collerette (Woman  with Beret and Collar), 1937. ?  Estate of Pablo Picasso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Courtesy the Donald B. Marron Family Collection, Acquavella Galleries, Gagosian, and Pace Gallery.

在新的10年到来之际,人们曾对2020年抱乐观态度,尤其是唐纳德 马龙(Donald Marron)和麦克洛夫妇(Harry and Linda Macklowe)的显赫收藏进入二级市场,人们期冀这能给市场带来新的刺激。但是,新冠疫情的全球蔓延使这些预期暗淡下来。不少艺博会取消举办,尤其是香港巴塞尔及其卫星展会 Art Central,拍卖会延期或改换场地。此外,艺术市场是一个在销售上非常依赖大型人群聚集的产业,如今恐慌情绪蔓延。

疫情一定会产生影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疫情不会产生影响。但我认为,最终还是取决于(疫情)持续的时间, 麦克安德鲁表示, 疫情过后,人们很快就会回来,因为这是一个很多样的市场。2009年的情形是一样的,当时刚刚经历了金融风暴,到2010年的时候市场已经再度出发。市场的恢复不必10年之久。

编辑:江兵

 
      上一篇:疫情下的美术馆;展览计划变更与线上策划
      下一篇:艺术家莎拉卢卡斯未受疫情影响 伦敦个展如期举行
 
  民生直通 更多>>  
油菜花只有黄色的?这里的
孩子在家上网课 也要防沉迷
在战“疫”中学会文明生活
学校日常疫情防控有哪些注
报告:复工后上班族最爱点
  百姓剧场 更多>>  
我市进一步优化人才发展环
我市人才“菁英榜”宣传成
兴国市建立“一网、一库、
我市在第三届“创响江苏”
兴国市调整2019年度工伤保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4-2012 www.midmic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兴国新闻在线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